叶慧娴 实拍526深圳跑车飙车案 深圳飙车的女子照片遭曝光

发表日期:2019-11-26 | 来源:养生知识大全

  深圳飙车的女子照片遭曝光 实拍526深圳跑车飙车案,深圳飙车的女子是顶包的吗?对于网络上的风言风语你怎么看?

  深圳一名高二学生为“骗粉”编造假微博炫耀超速,深圳交警调查后确认其不存在飙车行为,事件中也没有人“顶包”。与此同时,有细心网友在微博上搜索发 现,深圳交警局一名女交警去年也曾在微博上晒“超速”,网友用微博举报后却未见任何处理。深圳警方昨晚确认此事属实,并对其作出罚款2000元、扣6分等 处罚。

  网友截屏转发的微博显示,认证资料为“深圳市公安局交警”的叶慧娴发微博称“在回单位的路上”,并附有车速表的图片。仪表盘上,指针已 经指向时速140公里。网友随即质疑其超速驾驶,叶慧娴很快便删除相关微博并把微博名称更改为“Mmmeimei”。网友第一时间将相关信息@深圳交警, 但却一直没有下文。

  昨日20时许,深圳交警局公布调查结果称,针对网友反映“交警发微博晒超速”的情况,该局督察部门介入调查。经查,该微博 发布人为深圳交警局梅观高速大队民警叶慧娴(女)。2012年1月26日22时25分许,叶慧娴驾车行经水官高速(限速80km/h)李朗路段往市区方向 时,车辆时速达到138km。其行为涉嫌驾驶机动车超过规定时速50%以上未达100%。

  针对该事件,交警局做出以下处理:依法对叶慧娴超速驾车行为处2000元罚款,记6分;对叶慧娴的交通违法行为及该事件全局通报,责令其作出深刻检讨;加强全体民警教育管理,提高民警个人素质及模范遵纪守法意识。

  深圳交警局表示,感谢市民对深圳交通管理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深圳交警虚心接受大家的监督与批评。

  “跑车撞的士致3死”追踪

  ◎死者家属强烈质疑,称飙车男面部受伤且有缝针,而自首者侯某脸部无伤

  ◎医生根据照片初步判断自首者不是就诊者,交警称现有调查尚不能证明顶包

  前日凌晨深圳发生的“跑车男夜载三女醉驾飙车连撞两的士致三死”的重大车祸引发广泛关注。肇事豪车司机逃逸数小时后,自称为肇事司机的侯某出现在福田交警大队。但其身份却引发死者家属的强烈质疑:当晚肇事司机面部受伤且有缝针,而侯某脸部并无伤痕,因此质疑肇事者被顶包。

  记者昨日将自首刑拘者照片让医院接诊医生辨认,医生称初步判断和来就诊者不是一人。对此,深圳交警称根据现有调查并不能证明有没有顶包,将尽快将事情调查清楚,给市民一个负责任的答复。

  家属质疑:肇事者或另有其人

  前晚11时许,一直守候在福田交警大队的死者父亲张先生,终于见到了先逃逸后自首的肇事司机侯某,但奇怪的是,侯某一脸干净,并未留下车祸造成的伤害。强忍悲痛的张先生,匆忙之中用手机拍了三张照片。

  因为张先生心中有一个巨大的问号:肇事司机明明面部受伤,为何侯某脸上没有包扎?张先生质疑称,可能撞死女儿的另有其人,这一质疑也得到了电动出租车司机家属的认同。

  事实上,记者前日在华侨城医院采访时,主诊胡医生曾明确表示,“凌晨3点多来了一男三女,男子下巴有一个很大的裂口,我给他缝了七八针。”胡医生当时还建议该男子留院观察,但他称有急事,经过简单处理后就和另外一名伤势较轻的女子离开了医院。

  昨日,南都记者以彩信的方式将家属拍摄的侯某照片和另一张无关男子照片发送给华侨城医院医务科陈主任,表示希望让胡医生分别辨认两张照片是不是前日凌晨和三女一起来就诊的男子,陈主任称经过胡医生辨别初步判断两张照片都不是(凌晨来就诊的男子)。

  事发后三四分钟即到达现场将两名女子从跑车中救出的出租车司机孙先生称,当时只看到有一男一女在跑车旁打电话,并没有看清男子的相貌。而跑车中其中一位伤势较重的女子看了记者提供的侯某照片说,“看样貌像是当天开车的人,但我记得他当天好像穿的是衬衫。”而照片中的侯某穿着一件灰色V领T恤。

  交警:串供不是那么容易的

  带着肇事者是否被顶包的疑问,记者昨日下午再次来到福田交警大队。一位值班民警告诉记者,由于是周末,值班领导都出去调查了,肇事者已经被送去福田看守所,交警方面暂时不接待媒体。然而有记者随后发现,一名深圳交警局的副局长正好从正门走进了办公楼。

  对于家属怀疑肇事者被顶包的质疑,值班民警表示已分别对跑车上的四人录了口供,且四人的口供均能对上,所以不可能被顶包。而侯某逃逸后自首时间距离事发时已有7小时,记者质疑四人是否有可能串供,这名值班民警笑称,“串供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深圳交警方面昨晚披露称,初步调查肇事跑车登记所有人为许某辉,侯某(男,29岁,广西平南县人)系肇事嫌疑人。

  交警方面同时表示,记者提供的胡医生说法等情况他们哈尔滨治癫痫医院也都掌握,但并不能完全证明肇事者和华侨城医院所说男子是同一人。现有的调查还能充分证明有没有顶包,公布调查细节会对案件调查带来不利影响,希望市民理解并相信交警的工作。对于家属的质疑,市交警方面表示将尽快把确定事实调查清楚后第一时间公布。

  深圳交警方面进一步通报称,侯某血液酒精检测结果为90.2m g/100m l,超过80m g/100m l就属醉酒驾驶。前日深圳交警通报侯某呼气式酒精测试104m g/100m l。

  跑车女:飙车前曾喝酒数小时

  昨日上午和下午,南都记者两次来到华侨城医院后,终于见到事故中跑车上伤势较重的女子。上午,医院护士称该女子前日下午自行离开了医院,并没有办理出院手续。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医院时,在外科病床上见到了该女子。

  该女子向记者证实,事发当日他们确实在CocoPark酒吧里喝酒,喝的是洋酒,七八个人从晚上9点多喝到了次日凌晨两三点。

  但她同时表示,自己和开车的男子并不认识,只认识带她去的一个姐妹,其他人都是他姐妹和该男子的朋友。自己当时也喝得有点晕,并没有和开车的男子接触多少,自己和姐妹在一边玩,随后便和另外两人上了一辆跑车。

  “当时坐在最右边的位置,也没说去哪儿,只知道车越开越快,并没注意到旁边还有没有人一起飙车。”该女子还告诉记者,她是东北人,数年前在深圳呆过一两年,回老家后三个月前才又来到深圳找工作发展,但现在还没有找到。昨天晚上姐妹叫她出去喝酒,就和她一起上了该男子的跑车。

  讣闻

  的士两遇难乘客生前是好闺蜜

  昨日下午,记者在深圳市福田交警大队还见到了电动车中死者的家属,获悉其中一名乘客叫张瑞凌,今年24岁,是南山一家公司的办公室文员,生前活泼开朗,喜欢唱歌,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高挑。另一名乘客小露是张瑞凌的闺蜜,两人经常一起出去玩耍。事情发生后,微博上有众多生前好友为她们致哀。

  张瑞凌的父亲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是揭阳人,一家人一直都住在南山,女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深二代。女儿三四年前从广州大专毕业后就在南山上班,每天都在家住。

  事发当晚8点多时女儿说要出去玩,当时随口说的一句“早点儿回”,没想到竟成诀别。次日凌晨1点张先生给女儿打了个电话,但被女儿挂掉,当时以为女儿快到家了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看到新闻就怕了。

  “她性格很开朗,从来都不会忧郁,现在却把忧郁留给了我们。”张先生伤心地说。女儿平时乖巧懂事,朋友也很多,喜欢和他们出去玩,他基本不会干涉女儿的生活。当日和她一起出去的小露就是她的好朋友,她们应该是去和福田另一个好友玩了。

  张瑞凌的舅舅告诉记者,现在他们还租住在南山的一处小房子里,张瑞凌的生活目标就是自己挣钱为父母买一套房子。

  律师说法

  肇事者或被判七年或以上

  酒后驾驶,超速行驶,引发车祸致多人死伤,广东省国扬律师事务所许天萍律师分析说,根据现有表面证据,已被刑拘的G T R驾驶者,涉嫌触犯交通肇事罪,后果可能是进监狱。

  具体到交通肇事罪的量刑幅度,法官会根据事故伤亡人数、当场是否积极抢救伤者、是否有逃逸情节来判断。许天萍律师分析,如果肇事者立即报警,且积极抢救伤者,并对死伤者进行积极赔偿,量刑或会从轻。

  但在前日凌晨的事故中,肇事司机选择搭乘其他车辆离开现场,这个举动有肇事逃逸的嫌疑,而且该起事故因酒后超速驾驶引发,且造成三死一伤的严重后果。许天萍律师说,交通肇事罪,最高判到7年或以上都有可能。

  5.26飙车案展示了微博作为公共领域所具有的框架之争的特征:当深圳警方戮力建构非顶包框架时,媒体将事件纳入质疑框架抑或车祸框架,而网民则建构了警方不正义、背景不寻常和权利不平等等对抗性解读框架,认同警方、挞伐大众心理、质疑受害者家属等优先性解读框架以及游移两者之间的协商性解读框架。正是这种框架之争过程使微博作为公共领域的开放性和多元性得以彰显。

  【关键词】 微博 框架分析 公共领域 飙车案

  随着微博在我国的广泛应用,探讨微博作为公共领域可能性的文献渐呈勃兴之势。这方面研究大抵分两派,一派为存在派,主要认为微博吻合于公共领域的基本条件,微博空间已成为典型意义上的公共领域,甚至是扩大了的公共领域。另一派可谓怀疑派,认为微博难以成为公共领域,主要理由是网民在微博上的表达往往是非理性的、琐碎的、不专业的,并非“哈贝马斯意义上能够‘理性讨论’的民主社会的公众”;其次,微博主体性的迷失、话语平等权的不可能以及盛行的欺骗、伪造等伪沟通现象的存在,也使微博离理想的公共讨论情景存在距离。综观现有讨论,笔者认为,不管是存在派还是怀疑派都过针炙对癫痫病有用吗于将焦点集中在微博作为公共领域的“是”与“非”的问题上。在当下中国公民社会渐趋萌芽、诸多公共讨论形式和空间强劲崛起之际,学界与其陷入类似微博这样的新兴空间作为公共领域可能性的争论中,毋宁审视公共领域正形成于微博空间中的既定现实及其表现与特征。更重要的是,理论上的争鸣需要更多实证层面的研究来支持,否则有流于空泛之谈和玄论的危险。为此,本文以深圳5. 26飙车案为个案,探讨作为公共领域的微博空间所具有的特征。

  2012年5月26日凌晨,一辆GTR跑车以每小时236. 8公里的速度在深圳滨海大道飞奔,结果撞上一辆出租车导致出租车爆炸,车内三人当场死亡。事发后,跑车司机侯某自首,但遇难者家属认为他有为其车主老板许某顶包嫌疑。经《南方都市报》《晶报》及其官方微博报道后,该案迅速掀起轩然大波,微博成为涉事各方论战的主战场。

  基于对网民在微博空间就该事件所展开的讨论的框架分析,笔者认为,微博作为公共领域虽尚有缺陷,但它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公共讨论的发展,而这种贡献主要体现在它提供了一个相对开放、平等、多元的公共交流平台,使得各方意见得以展示乃至在相互之间展开框架之争。

  一、框架与框架之争

  什么是框架?Entman的解释是,框架就是“选择和突出事件或议题的某些面相,并在它们之间建立起联系,以突出(对该事件或议题的)某一种解释、评价或解决之道”。新闻社会学研究表明,在对新闻事件的诊释上,媒体往往更倾向于采纳官方框架,这几乎己经成为媒体的固定程式。Hall等人认为,“媒介对于强势者意见的结构性偏好,其结果是(政府)‘发言人’变成了我们称呼的‘话题的首要界定者’(primarydefiner)。在他们看来,政府等官方机构对新闻事件或新闻话题的优先解释框架势必限制甚至排除他者的解释框架,从而成为相关事件或话题的后续报道和讨论的参考性框架。

  不过,随着社会变化的加速,尤其是媒体技术的发展,政府对公共意见市场的垄断日益难以为继,Entman所谓的“框架之争”(framing contest)越来越成为常态,新闻报道日益成为“社会行动者争夺议题界定(权)的框架竞争场域”。尽管如前所述,权威部门对事实的界定往往被视作理所当然的正当性框架,但人们则会通过建立替代性框架的方式来打破主流框架的事实界定权,从而使得其他替代性框架与官方框架并驾齐驱,有时是媒体框架与官方框架之间的打斗,有时是冲突事件各方框架之间的博弈。近年来最著名的框架之争案例之一就是2005年的穆罕默德漫画事件。2005年9月30日,丹麦一家名叫Jyllands-Posten的日报发表了12张有关穆斯林先知穆罕默德、但被穆斯林认为是侮辱性的漫画,结果发生了包括焚烧大使馆在内的持续数月的政治动荡。对此,参与该事件的各方在呈现上显现了清晰的框架之争。一方将之置于宗教不容忍的框架之下,另一方则置于新闻自由的框架之下。此事件一时引得学者们从不同角度探讨其中的框架之争。

  二、研究方法:Gamson等人的框架分析

  框架不仅作为一个理论视角而存在,同时也作为一种研究方法被广泛运用于新闻传播学研究中。在方法上,本文将运用Damson等人提出的框架研究方法。Damson和Larch认为,任何新闻都会被纳入一定的解释性集束(interpretivepackage),而集束的核心则是新闻框架,旨在为新闻建构意义。在他们看来,框架由八个符号性元素组成,即,隐喻(metaphors)、例证(exemplars)、警句(catchphrases)、描写(depictions)和视觉形象(visualimages)等五个成分,主要是提示框架的作用,被称为框架策略(framingdevices);本因(roots)、后果(consequences)和诉求原则(appealsto principle)等三个成分,则旨在阐述框架观点的正当性,被称为理性策略(reasoningdevices)。

  具体到5.26案,按照Damson等人的框架分析方法,笔者先将深圳警方、媒体和网民们有关该案件的报道和评论进行解构,然后再将这些报道和评论重新建构为相应的解释框架。在这种对三方报道和评论进行解构与重构中,我们发现事件本身己经被各方符号化,乃至成了新闻象征(newsicon),而他们发表声明、报道抑或意见及评论的过程不过是一个为事件添加自己价值观的过程,继而将事件纳入各自解释性集束和框架中。在样本上,深圳报业市场两份市场化程度最高的报纸《晶报》《南方都市报》的官方微博被纳入分析范围。从2012年5月26日该案件的发生到6月1日官方三次情况通报会结束,《南方都市报》共发了7条报道此事件的微博,《晶报》则发了35条。截止到本研究样本收集开始的2013年7月4日,《南方都市报》微博评论数量累计5534条,《晶报》累计1532条。

  三、微博空间的“5. 26”框架吃什么可以治癫痫病之争

  (一)警方:非顶包框架

  深圳交警在2012年5月28日、29日、30日连续三天召开新闻发布会;30日同时在微博上进行微访谈,多方面提供证据证实肇事司机非“顶包”的判断。28日,警方公布了若干份肇事司机侯某当晚活动地点的视频,展示其身上的伤痕;提供医院监控录像,证明医院缝针男子杨某并非车祸司机,而是在肇事车上3名受伤女性入院后20余分钟才开始挂号的。29日,警方补充展示了侯某当晚在某酒吧、随后上了跑车的视频,以及车主许某当晚在某小区的录像及其没有任何伤痕的赤裸上身照。30日,警方公布由深圳市物证检验鉴定中心出具的肇事车上的血液检验结果,结果显示与自首驾驶者侯某的一致。

  深圳交警所戮力建构的是“非顶包框架”,是对网民反应的直接回应。不过,从框架的理性策略角度而言,这与其说是执著于单一而孤立的“非顶包框架”的建构,毋宁说是对于该框架所蕴含的符号意义的诉求,那就是,对其所代表的公权力机构形象的捍卫和公权力本身的权威的捍卫。

  但正如Damson所言,“框架是脆弱的”。具体来说,任何一个既定框架往往会被其他事件主体解构,继而使得框架的再建构(reframing)和框架之争成为可能。5. 26飙车案便是如此。随着事件的进展,警方、媒体与网民三者之间在框架层面展开激烈的博弈。

  不过,网民们的反应应该是警方所始料未及的,否则,警方也不会在一开始就做出“不可能存在顶包”的陈述。这种绝对判断不但对于向来以权威话语示人的警方来说有轻率之嫌,同时也难免给网民们留下“谎言在先、维护谎言在后”的印象和推断。而交警前后不一致的说法尤其是非顶包框架的硬伤,先是说摄像头坏了,后又公布了视频;前面说血迹被污染了,后来又公布了DNA鉴定结果。这种前后不一的说法和做法便为网民们建构替代性解释框架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只让少数几家媒体参加,怠慢媒体,尤其是拒绝《南方都市报》记者入场,使得该报在微博中对相关事实进行了有意拼接,建构起诱导性的媒体框架。另外,在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上,深圳交警先表示家属可以和记者一起提问,后又改口说,“家属的问题会在会后专门回答”,并呵斥家属道,“如果你再这样就结束记者会”。如此强硬的态度又暗合了人们对于公权力机构蛮横、无礼的官僚主义刻板印象。网民、媒体和交警的框架之争就此拉开。

  (二)媒体:质疑框架VS.车祸框架

  对5. 26案,《南方都市报》和《晶报》在微博空间均长袖善舞,当前者将事件纳入质疑框架时,后者则建构车祸框架。

  《南方都市报》一开始就将跑车当事人导向公众对富二代所具有的社会刻板印象。这是它的第一条微博:“深圳3女子醉驾飘跑车,撞2的士致3人死亡。跑车女现身,说记者‘关你屁事’”。“醉驾”、“飙车”、污言秽语,均瞄向没有人格修养的形象建构,而这样一个形象再与跑车结合到一起,富二代特征皆备。正是在这种富二代标签效应中,顶包说浮出水面,“肇事豪车司机……身份却引发死者家属质疑:当晚肇事司机面部受伤且缝针,而侯某脸部并无伤痕,质疑肇事者被顶包。医生根据自首者照片初步判断不是就诊者。交警称现有调查尚不能证明顶包”(5月28日微博)。一方面,跑车在这里被巧妙地类化为“豪车”,以再次强化富二代的标签;另一方面,刻意营造的扑朔迷离使得顶包成为事件的焦点。

  此后的微博则进一步指向顶包的可能源头――公权力腐败,如,“警方公布车主许某辉今日拍摄的照片,其身上并无伤痕”,这给读者留下警方事实造假的想象空间;而在报道警方发布相关监控视频时,“据称,证据是今晨刚刚筛选。发布会己结束,被疑‘选择性发布’,深圳少数几家媒体获通知”,这给读者留下程序不正义的想象空间。而无论是事实造假还是程序不正义都不过是公权力之腐败的外化而己。紧接着,以遇难者家属的口吻做“在这座残酷(、)现实的城市,月薪3000元不可能开得起跑车”的不信任陈述后,南方都市报直接评论,即,“他们苦苦追寻的‘真相’可能并不存在”。“残酷”、“现实”一类的虚指与“月薪3000元”、“跑车”的实指匹配在一起,既泛指当今社会金钱至上的本质,又呼应了此前所确立的富二代话语;而其对于真相之可能不存在的直言判断所传递出的无力之感则是对公权力腐败话语的有力回应。

  相反地,《晶报》主要将该事件纳入一般车祸的日常新闻框架中,所以诸如“目前该事故仍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此类车祸报道常见语言出现在其微博中并不奇怪,而有关“喝酒不开车,开车别喝酒”的提醒也不过是车祸报道的常规。至于交警和家属的各自说法,除了直接引述“受害者家属张先生”一处外,其余都是深圳市交警局所举行情况通报会上所获悉的内容与细节,如,“侯某前来自首时左眉、左手骨至右前胸挫伤与事故撞击致使安全气囊弹出的现场情况吻合”、“播放了这位(意外摔伤而到华侨城医院就诊的)男士在一个路口过路摔倒的视频(3:43分在竹林五路),以此癫痫开刀做手术需要多少钱证明前来治疗的男子并非侯某”。而且在该报28日所发7条微博中,“顶包”概念只出现于内文一次,出现于微博标题也仅两次。同时,警方新闻源“深圳市交警局新闻发言人徐炜”、“深圳市交警局侦查大队二中队中队长邓兆凯”等被详细而具体地标明。这种对于警方说法的大量采纳及其消息源的频繁引用都进一步证明《晶报》在该事件报道上所运用和认同的日常车祸框架。

  不过《晶报》也曾在车祸框架中尝试性地植入质疑的元素,它5月30日发微博称,肇事车车主许某某的证件“显示有效期确实只有3个月”,印证了网友有关“有效期为‘2012. 04.17-2012. 07. 17’”,的说法。这里,《晶报》显然认为深圳交警在所公布证件上有造假嫌疑,从而忽视了临时身份证的性质,显现其为质疑而质疑的急切。这是《晶报》对对手的质疑框架的迎合,以平衡其主导性的日常车祸框架。但这并无碍于官方话语和日常车祸框架在其微博呈现中的支配性地位,因为对三场情况通报会的一事一报为其微博的主要呈现形式,而“深圳交警”则是其垄断信息源。

  (三)大众解释框架的复杂性

  为叙述方便,笔者此处将大众对深圳警方非顶包框架的解读及所建立相应框架分别纳入Hall的三个经典解读模式中,即,优先性解读、协商性解读、对抗性解读。鉴于顶包框架在大众微博评论中所占的强势地位,这里先分析对抗性解读。

  1.对抗性解读:持对抗性解读模式的受众在不信任深圳警方非顶包框架的大前提下,主要建构了三种替代性解释框架。

  ――警方不正义。大众先质疑程序不正义,没有充分证据却先下“非顶包”的定论、仅通知少数媒体、以发布会座位不够为由禁止家属进入;再质疑实质不正义,“满街的摄像头,就那些可以提供证据的摄像头都神奇地全部故障?”(网友“一直在减肥”,2012-05-29,23:59)。而当警方公布视频后,网友们的偏好解读是“后期制作”,将警方情况通报会戏称为“表演”,以彰显两者共有的人为、不真实等特质。

  ――背景不寻常,或指向经济背景――富二代,或指向政治背景――公权力。酒吧、美女、飙车、游艇,这些富二代的背景标签自然地将公众的情绪导向对该案背景的关注和拷问中。另一方面的背景则直指被建构为与财富狼狈为奸的腐败公权力:“这帮警察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雨比雨末G4”,2012-05-28,23:30)。

  ――权利不平等。一些网民认为该案体现的是基本权利的不平等,折射的社会意义在于对基本权利平等的呼唤:“人权不能因为有钱而不平等”(“木有外星人”,5月28日,15:53)。而对警方,网民诉诸于知情权:“没那胆量让群众和受害者拥有最基本的知情权?”(“寒夜雪枫”,5月28日,22:51)。基本权利与社会背景乃硬币之两面,是从正而来传递对社会背景的否定意涵。

  2.优先性解读分为三个框架,即,认同警方、挞伐大众心理、质疑受害者家属。

  ――认同警方,将事件从社会背景中抽离出来,认同警方的“铁证”说法:“真相就是真相,证据可以碾碎一切谣言”(“扬帆-Philosopher”,6月1日,11:13);对警方进行就事论事的评价,如,“积极”、“诚恳”等。这跟对抗性解读中的背景框架策略正好相反,背景框架强化背景、淡化警方表现;而认同警方框架强化警方表现、淡化背景。

  ――挞伐仇富仇官的大众心理。当对抗性解读致力于诊释事件的富二代和公权力的社会意义时,优先性解读则戮力解构它,并归诸于仇富仇官:“人家有钱开跑(车)就恨别人,仇富心理”(“RobinDun”,2012-05-29,19:42);或归诸公众对公权力机构的普遍不信任:“有关部门指着一头猪说它是猪,下面也不会相信”(“花火vinc”,5月31日,18:33)。大众则或被质疑为心理阴暗,或被污名化为“蝗虫”。

  ――质疑遇难者家属,或谓家属有赔偿之忧:“无非是找不到承担巨额赔偿的人罢了”(“lini_lee”, 6月1日,11:24);或谓其多赔为盼:“家属希望…能赔偿多点”(“浒洲村二少”,6月1日,11:10)。而如是解读一方面为了反而证明顶包说系子虚乌有,另一方面则是指斥“金钱至上”的社会大众心理。

  3.协商性解读,既认同政府所提供证据及解释,又并不放弃狐疑和保留态度,而这种态度很大程度上缘于事实与情理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张力:“通常是富二代的普通生活,硬生生的(地)安插到一个月收入3000的机修工身上,也难怪大家在信与不信中纠结”(“要减肥的小肥洋”,6月2日,11:09)。而且协商性解读者无法简单地将这一件事的作为与他们对于公权力部门的日常作为印象截然分开,以致有网友将协商性解读模式推至极致:“最不值得信的是政府,不能不信的还是政府”(“神犸迪斯弗”,6月6日,12:12)。不过,相较前两种模式,协商性解读比重较小。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